您当前的位置:广州怀孕 > 公司业绩 > >第43章 顺产故事:天使降临人间

第43章 顺产故事:天使降临人间

时间:2017-07-07 07:02 点击:

  12月28日

  28号早晨起来照样吃了饭洗了澡。

  我有隐隐的感觉,我的宝贝儿要出发了,怀着激动和临战之前的特有的平静心情,我继续记录着我的宫缩情况。中午特地在楼上小吃部要了一大碗面条,一点不剩,全吃光了,谁知道晚上啥情况,趁着有心情得多吃!

  吃完中午饭,宫缩的强度有所加强,疼痛来临的时候已经需要站一站。等到下午2点,丈夫来看我的时候,强度更强了,而且持续的时间也长了。让丈夫给我记时间,他还想活学活用从东方爱婴怀孕晚期班上学来的方法,帮我做呼吸,可我当时那有那心情,闭着眼睛,攥着拳头等着阵痛过去,听着他呼-吸-呼-吸的口号,就觉得挺烦,再争眼一看他那个表情,忍不住又想笑,赶快制止他,这不给我添乱吗!探视时间一到,这个狠心人竟然按时走了,也不肯多陪我一会儿。于是又迁怒于这个该死的医院定的这个极不人性化的破规矩。

  阵痛继续加强,又去找大夫给我检查,结果依然令人泄气,开了还不到一指呢。这得等到那辈子啊?晚饭没怎么吃,因为疼得间隔和时间越来越长了。到了晚上,其他病房的准怀孕妈妈们找我聊天,我都没精力和他们说话了。这时候,宫缩差不多5分钟一次,每次持续1~2分钟,而且我发现阵痛来的时候躺着更疼,想起怀孕晚期班上老师教的姿势,于是爬起来,挨排都用了一遍,包括当时认为很难看的小狗摇屁股式。两字,没用。不过,似乎觉得比躺着要舒服一些。于是去再去找大夫,给我查体,当时晚上九点多,开了一指。要知道开两指才能送产房。大夫说11点再给我查,真是像给我推到冰窟窿里一样,都疼成这样了,才开了一指?没办法只好继续忍着,渐渐的疼痛开始蔓延到整个后腰,我一直强忍着不叫出声来。

  好不容易熬到十一点,叫大夫给我查,还是没多大进展,似乎是勉强到两指,但是还不够送产房的标准。目送着她离去,我都快绝望了,又过了半小时,实在疼得不行了,伸手按铃,告诉护士,再来给我查查,这回好像值班的医生已经休息了,来了个护士姐姐给我又查了查,说差不多了,让我再等半个小时就给我送上去。到了这时候只能是听人摆布了,我跟本没劲再争取什么了。忍啊忍,终于病房的门哐啷被推开,护工小姑娘退着轮椅出现在我面前,终于看到黎明前的曙光了。我忍着宫缩的余威,提着早就收拾好的巧克力、脉动、吸管、卫生纸,一屁股坐在了轮椅上。拿着电话打给丈夫,告诉他速来,我要去产房了。其时,我已经很虚弱了,但是坐在轮椅上仿佛又平添了不少力量。

  护工小姑娘按了门铃,不一会儿就有个穿短袖深绿色衣服的助产士出来接我。于是我提着自己的东西下了轮椅,助产士姐姐扶着我换了拖鞋,准备往里走。这时又一阵宫缩来了,我只好站在那儿等它过去。此时发现助产士非常好,静静地等我的痛苦过去。等我示意她可以走了,她才扶着我慢慢的去待产室。路上经过了两三个产房,听到里面穿来宝宝的哭声和新爸爸爽朗的笑声,但此时的我已经没心情关心了。

  进了待产室,发现这里和病房的六人间没什么区别,已经有一个准怀孕妈妈在这里了。

  我挑了1号床躺下,忍受着又一次宫缩来袭。接着,又有个医生来给我查体,两指了。绑上胎心监护又做了一次胎监,非常痛苦,疼痛越来越厉害,还不能动。好不容易做完了,我申请去坐大球,现在体会到上课的好处,对待产室的一应设备有了解,知道是可以为我所用的。助产士姐姐把我扶到大球上,我骑在上面觉得还是挺舒服的。

  就是在这个时候,又一次强烈的宫缩来临,我疼得大声地叫了起来,在大球上使劲地扭着身体,差点要摔下来。我有一丝后悔了,在强烈的宫缩向我一次比一次猛烈的袭来时,我这个顺产的忠实拥护者动摇了,我后悔不如剖了算了,因为实在是太疼了,看不到希望的疼啊。宫缩的间隙,我从大球上下来,还没走到床边,又一轮疼痛开始了,我跪在地上,用手抓住头发,还是无法减缓腰部的剧烈疼痛。恍惚间听见绿衣姐姐和别人说,要不给她上无痛吧,看她多痛苦。于是听见有人说,等着,马上给她做。

  我听到这个消息已经没有力气高兴了,挣扎着回到自己床上,忘了是谁通知的丈夫,只知道很快得到了他的签字。这时的宫缩几乎变得没有间隔了,我被迫躺在床上等待麻醉师做无痛的准备工作。记得接下来有人给我手背上打点滴,再接下来麻醉师往我的后背上扎针,还命令我不能动,我使尽最后的力气坚持着。终于针扎完了,我可以平躺了,接着麻醉师又给了我一个小圆柱,告诉我宫缩来的时候就按上面的小圆豆。于是我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猛按,但是我的疼痛却一点也没有减轻。

  此时,我十分生气,大声冲正在隔壁床给那个准怀孕妈妈做无痛的麻醉师叫唤,为什么还这么疼啊,麻醉怎么一点也不管用啊。麻醉师边干着手里的活边回答我生孩子哪有不疼的。等等就好了!转头一看我正猛按那个小泵呢,于是训斥我,那有你那么按的,告诉你按多了也没用,我们这都是有设置的,要不然你早该中毒了。行,我心想,你们狠,如果这就叫无痛,我还不如不做呢。但是,渐渐的我发现腰没那么疼了,只剩下肚子疼,接着我的肚子也慢慢的不那么疼了,宫缩来的时候,就是控制不住开始哆嗦,再接下来世界都仿佛安静滴了,我不疼了,只是在宫缩的时候还隐隐能感觉到。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打着点滴右手上血迹斑斑,还多了一个针眼,才想起来,刚才给我打点滴的时候正好在宫缩,肯定是我动来动去,医生没扎好,看来还是留了不少血的,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倦意袭来,这才想起,从前天晚上到现在我几乎只睡了1个小时。4点钟,目送着给我检查的医生进来,慢腾腾的写病历,慢腾腾的走过来给我检查。可能是因为麻药的关系,我一点也不觉得疼。只听她说,这个差不多,赶紧去产房吧,都九指了。都九指啦,四指老公就可以进来陪产了,我亏了我!护士来扶我,准备带我去产房,我腾一下就从床上站了起来,迈步就往外走,吓得她赶忙扶着我,说,唉,你慢点啊,别晕倒了!我自我感觉很好,没有任何不适,但是还是很听话的和她一起慢慢的往外走,毕竟身上还挂着点瓶和麻醉泵呢。转头和同事挥了挥手,义无反顾地奔向产房。

  护士把我带到了第一产房,我对她说我要我老公进来陪产,她说没问题,让我先躺在产床上。紧接着就有两三个医生出出进进的给我准备东西,不一会儿看到丈夫穿着小两号的病号服进来了。终于和亲人团聚了,我的心像往常一样,只要见到他就格外的踏实了。

  此时,一个医生又给我上了胎心监护,同时把我的麻药拿掉了,给我一量体温,37.6度,发烧了。于是决定换只手接着给我打点,有丈夫在边上陪着,怎么都好说。我任凭医生摆布,和丈夫聊着天。拿掉阵痛泵后疼痛渐渐强烈起来,身旁的医生让我想使劲就自己先使使劲。但当时我根本不想使劲,不过还是试了试,没什么感觉。不一会儿,他们慢吞吞的准备工作差不多了,身旁的医生开始关注我的使劲情况,于是我开始按照怀孕期课上老师交的在宫缩来临的时候使长劲,满以为会得到表扬,没想到却挨了一顿说,身边的助产士说你还想不想生孩子了,你这样使劲就像用小锤子敲孩子的头,根本没效果,而且容易造成孩子缺氧。我一听这话心里也很着急,我的宝贝怎么能因此而缺氧呢!于是按照她说的继续使长劲,可是她还是不认可。

  一会儿好像又进来一个医生,这个新来的医生观察了我又一次使劲后,不知按了个什么按钮,我身下的产床开始了机械运动,把我的两条大腿最大限度地打开了。医生让我双手抓住产床上位于我胯骨两侧的把手,然后告诉我宫缩来的时候头向下使劲,屁股向天上使劲。我当时的宫缩还不是特别强烈,还会理智的思考问题,于是非常郁闷,这个劲可怎么使啊,太难拿了吧。不过上了产床,就只能听医生的,虽然心里极没谱,但是也得硬着头皮按着做啊。于是又试了一次,这次得到了医生的表扬,事后想想,这次肯定是她对我的鼓励,果然非常见效,我似乎找到了使劲的方法。接下来,医生告诉我要给我人工破水了,事后想想,之所以到了产床上才给我破水,是因为我的宫口打开得比较快,不需要借助人工破水加速这一进程。破水的瞬间什么感觉也没有,只觉得有液体流了出来。被告知,羊水很清亮。我听了很高兴,似乎又因此而平添了不少的力气。

第43章 顺产故事:天使降临人间

  此时宫缩也越来越强了,我开始不由自主地使劲,医生又发话,让我一口气使到不能再使,继续再使。痛苦啊,但是还得照办,耳边的胎心监护仪不知道被谁什么时候调大了声音,我可以清晰地听到宝宝有力的心跳,并且意识到当我每次使劲时,她的心跳也变得越来越弱,最后当我自己感觉快被憋死的时候,她的心跳几乎没有了。于是我被告知在每次使劲地间隙必须立刻闭嘴,用鼻子深吸插在鼻子上的氧气,但是当我使劲使到快把自己憋死,多么想大口大口的呼吸啊,这时丈夫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医生们都在下面关心宝宝的情况时,丈夫在我的头顶,不断地提醒着我用鼻子吸气,不断地给我擦汗,不断地重复着医生鼓励我的话,我想此时此刻,他比我更加关注宝宝的心跳,从强到弱,从弱到强,仿佛在生死间徘徊,不知道他是不是更加的焦急和紧张。使了几次劲,听到医生不断地表扬和鼓励,听到医生说看到宝宝的头了,这无疑给了我信心。

  于是我一次比一次更长的使着劲,此时宫缩已经非常强烈了,我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宫缩来临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使劲,在又一次宫缩的间隙,医生跟我和丈夫说,为了保证宝宝的安全,他们要给我进行侧切,丈夫非常坚定的同意了,我没劲说话,心里却热忱的盼望着她们的这一举动,怀怀孕的时候曾经想过生的时候要跟医生要求尽量不侧切,但是此时此刻只盼着她们别废话了,快动剪子吧。新一轮宫缩来了,我开始使第一次长劲,医生们非常大声地鼓励着我,在紧接着使第二次劲的时候,我感觉只使了一半,一下子宫缩的压迫感就消失了,浑身轻松无比,我能感觉我的宝贝儿滑出了我的身体,而我终于可以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记得医生说6点09分,女孩儿。听到头顶丈夫呵呵了两声,我看不见他的脸,于是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宝宝不是一出来就哇哇大哭,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哭声,我于是问医生,怎么没听见她哭啊,事后回忆,这是我生完宝宝说的第一句话。医生此时仿佛也很轻松,开玩笑说,想听她哭啊,我们还没让她哭呢。果然不一会儿,我就听到了宝宝响亮地哭声,本以为这个时刻我会控制不住的哭,因为每次看摇篮姐妹们的生产经历我都会泪流满面,心想轮到自己指不定多激动呢。

  但是,现实要比想象中平静许多,不过在听到女儿的第一声啼哭后,我还是清楚的记得自己流了一行眼泪,不知道丈夫有没有看见,不知道当时丈夫的心情如何。但是马上,渴望见到这个小东西的急切心情取代了一切,好像似乎宝宝被撅着小屁股抱过来让我看清男女,接着又被抱走量体重、身高,穿衣服。这时我们被大声告知,宝宝出生体重3420克,身长50厘米。呵呵,我这个小肚子竟然能生出将近七斤的孩子,真是出乎意料啊。不一会儿,被包裹严实的小东西就被放在了我的胸前,我亲爱的女儿宝宝,我怀胎十月,魂牵梦萦的宝贝儿,经过自己的努力,完成了她人生的第一次重要旅程,被爸爸怀孕妈妈双双迎接到了这个世界上。

  从此,我开始了一种全新的体验,初为人母的我经历了哺乳的痛苦,也初尝了孩子带来的无比感动与幸福,怀孕母亲的无私与伟大如不是亲自做怀孕妈妈永远也无法体会得那么深切。

  贴心提醒:

  丈夫在妻子生产时,要陪着她、爱她。这时,她对你的感激绝对超出你的想像,只是现在她没时间对你表示。

第43章 顺产故事:天使降临人间原创来自:广州怀孕